川報觀察:微紀錄片 | 雞鳴三省大橋:山河不再阻隔 時光不再漫長
TIME:2020-01-21

川報觀察 2020-01-21 11:57



微紀錄片《那人那山那橋》 帶你讀懂雞鳴三省大橋

川報觀察記者 楊昕 郭雨荷 朱文博

2019年12月24日,朱玉春和三年來無數個日夜一樣,一大早就來到懸于赤水河上方的工地,繼續拆除纜索吊裝系統。距離鼠年新年只剩最后一個月時間,此時的雞鳴三省大橋,正在完成最后的橋面鋪裝,這是一份送給兩岸川滇的居民的新年禮物。

這份禮物,他們已經盼了幾十年。

1月21日十時許,雞鳴三省大橋正式通車

這里是真正的雞鳴三省之地。夜里三點,當四川敘永縣岔河村的公雞開始打鳴,河對岸鎮雄的雞犬隨即跟著應和。雞鳴一聲,三省皆聞,卻偏偏是個無法相連的交通死角。

中國的版圖上,不乏“雞犬之聲相聞”卻“相望不相通”的省級交界之地。川滇黔交界處的雞鳴三省地區卻最為出名,這里是“雞鳴三省會議”召開的革命老區,聚集居住著彝族、白族、苗族等少數民族。深約300米的峽谷之下,渭河和倒流河匯集而成赤水河,云南鎮雄縣和威信縣、四川敘永縣、貴州畢節市七星關區這三省四縣被湍急的河水隔絕了千百年。

三地的居民講著相似的方言,三月桃李花開遍滿山的時候,這里的人們共享著烏蒙山區深處并無差別的美,但“明明喊著都聽得見,見個面握個手卻要走上半天”。時光倒轉百年,云南人相繼在赤水河上開設數個渡口,河水不寬,但急。如今,已經退出歷史舞臺的渡口上,一座跨越山川的“川滇飛虹”絕地而起。

曾經的渡口舊址

2016年,雞鳴三省大橋被納入四川渡改橋項目落地建設。2019年7月7日,雞鳴三省大橋主拱合龍,“川滇飛虹”半露真貌,第一次驚艷世界。

2020年1月21日,雞鳴三省大橋建成通車。大橋接過歷史的接力棒,迎來送往四川敘永和云南鎮雄的兩地居民,用最高效的方式繼續著兩地之間的情誼。


100秒超燃視頻了解雞鳴三省大橋

兩天變兩小時

“背水一戰”的大堰時代 

朱玉春的父親朱啟華今年71歲,和他年紀相仿的岔河老人大多有一個共同的心愿:親眼見證雞鳴三省大橋修好通車的那一天。

生在山間,下面是湍急不息的赤水河。代代岔河人被一條稱不上寬闊的河阻去了過往云南的路程。

四川敘永縣水潦彝族鄉世世代代都種李樹,岔河村的冰脆李又大又甜,遠近聞名。朱啟華年輕時,常常背著李子去鎮雄販賣,同樣的李子,行情好時,在對面云南可以賣到兩倍以上的價格。

背著李子去,背著煤回來。去時容易,岔河上有個云南人的渡口,遇上四川老鄉劃船渡人,有時候二三十斤的苞谷就當作“年票”,幾個小時便能到達對岸??墒呛铀募毕騺砣涡?,常常遇上漲水,回來的路程便十分艱難,在親戚朋友家借宿是常有的事,一來二去,來回一程得花上兩天時間。

深不可測的斷壁絕崖是川滇兩地的天塹,而干熱河谷地帶的氣候、喜怒無常的岔河則勾勒出這個邊陲小鎮的煩惱:“漲水”和“缺水”,同時帶來了時間和經濟上的困難,困擾著世代岔河人。

沒水喝,打水遠,怎么辦?

莊稼還要種下去,日子還要繼續過。天塹再險,也得想辦法解決。朱啟華那一代的老岔河人,做出了一個冒險的決定:他們要在近乎垂直的絕壁上開挖大堰,用一條引水渠解決用水的問題,再造條路拉近和云南的距離。

這一干就是十年。

1969年開工,岔河人在懸崖上投工投勞十年。岔河村原村干部楊田科參與了當時的修建,據他回憶“那時一共就兩個小隊、24人的專業隊伍在大堰上敲敲打打”。村干部輪換著每人負責一年,他們用撥來的炸藥等物資在懸崖峭壁上實現終極操作,終于在1978年修好了岔河大堰。

岔河大堰

如今四十余年過去,岔河人每天仍在使用引水渠灌溉著李子樹和柑橘樹,而后又給大堰加固了圍欄,使之更加安全。岔河村民姜陽俊每天都會在這條通往水潦集市的必經之路上清掃,將被風吹亂的樹葉掃到一邊,這份絕壁清道夫的工作他已經做了很多年,他說:“我以前怕這個大堰,現在敬這個大堰?!?/p>

站在大堰上,從姜陽俊的掃帚間隱約可見遠處正在修建的雞鳴三省大橋。大堰修好后,人們不再走水路,大堰加上公路變成了更為便捷的選擇,從岔河到鎮雄曾經兩小時的路程,縮短到了兩天,而橋下往日繁榮的渡口,漸漸褪色成了歷史。

岔河大堰上的“清道夫”姜陽俊

兩分鐘替代兩小時

“川滇飛虹”的大橋時代

在進入工地之前,朱玉春和父親朱啟華一樣,在務農的同時會到鎮雄取賣賣李子、賣賣椪柑。雞鳴三省大橋開建不久,他就來到工地上,一起參與修建。

“我小時候就聽說這個橋要修,”在朱玉春的回憶里,修橋在家中長輩的念叨中延續成為了他們自己的期盼,“大橋一開建,我就立馬來工地了,看看有啥是我能做的?!?/p>

在大橋主拱合龍前,朱玉春主要負責吊運施工吊籠。雞鳴三省大橋采用了國內先進的拱橋懸臂澆筑法,即在橋墩架設操作平臺,將主拱圈分為若干節段,以一個節段為一個單位,逐段澆筑混凝土。據建設單位、四川路橋項目經理蔣中橋介紹,橋址所在地地質復雜,拱座開挖方量較大,四川岸和云南岸總計開挖方量達12萬方,而施工區處于雞鳴三省大峽谷景區內,無法修筑便道,為減少植被破壞,施工人員用施工吊籠一籃一籃地往上吊運,然后運走。

工地上的日子枯燥辛苦。岔河地處偏僻,從敘永縣城沿著蜿蜒山路需要走兩個多小時才能到。不少外地工友甚至數月不曾回過一次家。在為大橋通車做最后的沖刺準備時,朱玉春只有一個想法:“等大橋正式通車時,我一定要帶我兒子來走走這座我參與修建的橋,帶他去云南趕場耍?!?/p>

2020年1月21日,當地居民盼了幾十年的“團結橋”終于通車并投入使用,這座長286.4米,主跨為180米鋼筋混凝土上承式拱橋的建成,讓曾經要走兩天的渡口水路、兩小時的大堰和鄉村公路,都變成了歷史。

如今,兩分鐘的時間,岔河人便能從四川側直達云南側。四川敘永縣、云南鎮雄縣兩個國定貧困縣隔河相望不相連的現況成為了歷史,當地交通狀況終于徹底改變。

四川河流眾多,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群眾還要通過擺渡方式出行,到2013年底全省還有1800多個渡口?!笆濉币詠?,四川累計建成渡改公路橋487座,在建146座。根據四川渡口改橋工程建設專項實施方案,計劃到2020年底基本消除江河渡口中的車渡和年均渡運量5萬人次以上的人渡。

更多的岔河村的命運將被改變,天塹終將變通途。

(轉載自川報觀察:https://cbgc.scol.com.cn/news/218532?time=1579572926553)

返回列表
董事長信箱
Chairman's mailbox
提交
浙江20选5复式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安 股票市场几点开盘 股票杠杆交易风险大吗 中原风彩22选5最新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 15选5四连号技巧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和双小数是什么码 请学习股票入门基础 世界赌博城市排名